2008.09.28 光與影
今天終於回家了,經過了十八個小時的顛簸勞累,好累,其實心更累。因為之前沒有想過要回家的,畢竟只有九天的時間,來回的奔波真的很折騰人,但是開學之後發生的種種事情讓我沒有心思好好的上課,或許別人覺得已經沒有什麽了,但是心裡始終過不去那個坎兒,覺得真的很難過、很痛心。故念舊情——曾經覺得自己是一個多么有情有義的人,但是就是在這件事情上,這四個字讓我上的那么深。也在突然之間發現自己還是一如既往的幼稚一如既往的可笑,即使在六年前經歷過類似的事情之後,還是沒學會怎么處理這樣的事情。
想起高中時候同朋友們開玩笑說的話,情誼是什麽?情誼是狗屁,一文不名。也許很可笑也許很可悲。
明明人人都應該從中得到教訓,從中反省,但是幾乎沒有這樣做。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好受傷,覺得自己委屈,但是有沒想過別人也受到了傷害,別人也同樣的委屈,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Yin現在去了別的宿舍,應該過得不錯的,應為那幾位同學都是很不錯的人。自己是當初我的立場太尷尬,否則的話,她也應該不會受到那么大的傷,那么不公平的待遇。但是一邊是以後自己要同住三年的人,一邊是自己曾經的好友,這個天平我到底應該傾向于那一邊?無論對他們誰偶來說,我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說出來都必定會對其中的某一方不利..........既無奈又可悲
2008.08.14 My Heath
不知為什麼,眼睛有點跳,可能是在《To everyone who have come here》中説出了長久以來心中想説的大實話,恰巧被某些人看到,被詛咒了,僅僅説了實話就如此?
上午在HEATH的官網看了他好多照片,轉了一些過來。
最喜歡的,仍是他在X的LAST LIVE上的樣子。

1
覺得他化煙燻的樣子有點搞笑:)
1.jpg
2.jpg4.jpg抽烟的樣子有時候看起來很大爺~~
7.jpg
8.jpg
22.jpg
34.jpg
64.jpg
3.jpg
31.jpg
6.jpg
IMGP3222.jpg

真他媽的帥!






天堂陌影
一个独立电影人说,在中国,真正关心独立电影,而且长期组织独立电影策展人,大约只有三个:一个是主持《中国纪录片影展》的北京的朱日坤;一个是主持《中国独立映像展》的南京的曹恺,还有一个便是主持《影像现场》的上海的卡夫卡· 陆。在他去世后,他的朋友们仍然在坚持着每月一场的《影像现场》。
  本书是作者对独立电影的评论选辑,精彩的文字是每篇影评前的题记,依稀可见诗人的影子。文中处处可见作者的真性情,犹如他为法国电影《三十岁陨逝》所写的题记:“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短暂一生的记录,也许我们已经忘记他的容颜,可是我们无法忘记他的勇气激情。”这篇影评的题目《理想比生命更长久》更像是他给自己四十多年短暂的一生做的注释。
本书分《天堂陌影》、《影像现场》和《独立影评》三辑。第一辑择要收录四篇爱好电影的朋友和同道对卡夫卡·陆怀念追思的文章及片言只语;第二辑展示的是卡夫卡·陆生前策划、主持的《影像现场》播放的有代表性的三部纪录片的日志;第三辑主要从卡夫卡·陆博客中(点击逾百万次)辑录整理出120篇影评。全书总计约38万字。
http://blog.sina.com.cn/kavkalu
天堂陌影
 同道追思录:
 自由思想独立评论——在卡夫卡·陆追思会上的悼词/黄一庆
 怀念老卡——如果天堂里也放电影/黎小锋
 互联网上的电影先锋——纪念因车祸去世的影评人卡夫卡·陆/舒浩仑
影像现场
 乡愁
  日志之一:乡关何处,阿娘的上海
  日志之二:你的乡愁,我的乡愁
  日志之三:在失去之前的选择
  日志之四:首映式预告
  日志之五:首映式暨导演见面交流会记录
 夜行人
  日志之一:明镜式的心和冬雾里的明明
  日志之二:穿越黑暗——纪录片《夜行人》上海放映研讨会预告
  日志之三:感谢所有关注独立影像和《影像现场》学者、观众
 盛夏的果实
  放映式暨导演见面交流会在虹口图书馆举行——卡夫卡·陆生前策划的最后一次影像现场活动
独立影评

來自二十的生日禮物。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