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寫的事情,是關於昨天關於從前,關於那些已經被荒廢遺忘的記憶,關於燦爛美好的未來。
——————————————————————————————————————
昨天的班級聚會寧死也不肯參加,任憑其他人怎樣勸説都無動于衷,真是冥頑不靈。
只是將YOYO他們送到你們吃飯的飯店門口,然後看見班長出來了,然後我就和Princess很迅速的很不留情面的騎著車子掉頭就走。我知道,這樣做很過分,至少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讓班長很沒面子。其實那等同於落荒而逃。也許有些人覺得曾經有什麼不愉快,等到見了面説一説話就什麼尷尬都沒有了,可是我不行,我不喜歡那樣的大場合,不習慣同那麼多不怎麼熟悉沒多深感情的人待在一個屋子里。更何況主要原因是害怕見到你,害怕那種尷尬情緒蔓延全身後手足無措的窘態。我都已經習慣不聯繫你不探聽關於你的任何消息。我習慣了將半年前的那次突兀的相見當作彼此的最後一面。我昨天已見過YOYO見過其他的曾是我的朋友現在是你的摯友的人。所以很多話她們會在無意之中向你轉達。所以大家不要再見,免得尷尬,免得給你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她們説你換女朋友換的很勤,我説是不是比換衣服的速度還快?她們説差不多。其實這樣很適合你,也很符合你的風格。至於為什麼會有人喜歡上你,我認識你五年來從未想明白。應該是個難度係數很高的很深奧的問題,至今無人能夠解答。
漸漸習慣了在她們説起你的時候一同參與到話題之中,一起開一些不傷大雅的玩笑,習慣的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調整自己充滿了怨念的心,不再對任何關於你的話題都那麼迴避那麼敏感。這樣是好事,我覺得。終於可以將以前的諸多事情看開一些,可以對某些事某些人逐漸淡忘不再那麼在意了。
還好我們的關繫從不曖昧,還好我們之間一直涇渭分明,還好我們曾經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并未有過什麼什麼越出朋友界限的想法,只是你曾經對我來講很重要,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人。在我的日記中,博客中,仍會偶爾的提到你,但也都是一切無關痛癢的話題了,沒有多麼意義深刻,也不會有多麼的沉重。
沙滾滾,彼此珍重過。
請勿回望,請勿回望,請勿善忘。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