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做梦梦見晶和璟,好像是在打掃衛生,兩個人看似很友好卻始終在為難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畢竟那只是個夢。今天早晨一開Q,就收到系統消息,一個初中同學要加我。那個女生是我初中的同桌之一,和他的相處一直讓我很糾結,因為她的脾氣之奇特至今我仍未見過第二個,我不能直接的説人家怪或者惡劣,因為我也説不清具體的,只能説奇特吧。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回到重慶過後,自從一個人經歷了那麼些難過的事情之後,對人際關係看是吃一種很懷疑的態度,開始對以前很多人有抵觸情緒。再後來就是畢業,之後更是不想和以前的很多很多人有聯繫,甚至包括一些朋友。現在出去逛街,會經過他們家附近的地方,有時候都害怕碰見他們。
初中畢業的時候我們大多數人才十五歲,之後大家在不同的學校上高中,大學,很多人甚至在這期間都未見過面。就這樣大家的距離一點點拉開,因為我們一直都在變化,並且那么多的事情都不是我們自己所能左右的。也是在那些過程之中不斷的學會人情世故,學會了很多曾經我們嚮往或者是嗤之以鼻的東西。這些都是不可抗拒的東西,無論是主觀還是客觀我們都必須學著去面對去適應。也許有諸多的無奈,但是人卻不得不成長,所以就不得不受傷。即使你的外殼再堅硬,你也終有抵不住外界壓力的一天。
那些過往的事情不再想説什麼誰對誰錯,誰要祈求誰原諒的無聊話語,因為已經沒有多大意義存在。就像年高中時,面對偷看過我日記的那群人,雖然心中仍會覺得無法釋然,仍是覺得難以平復內心的某些情緒,但是好幾年過去了,也不能説什麼要誰來道歉什麼的吧。因為他們是一群人,或者是按照某些人的理解來説,那叫做無心之過吧,只是他們的無心卻深深傷害到一個人的內心深處,而且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