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1 update
今天是十月一日,我應該有個好的開端——無論之前發生了多么難過抑或是多么悲傷抑或是什麽都不是的但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件,我都應當忘記的。我想將那些日子做一個大的總結,也算是將自己的心情做一下整理吧。日子啊,就這么如流水般嘩啦啦的就過去裊~~但是我好像還是不知道如何去把握~~嘖嘖~~飛逝的青春喲
我回家的那天早晨在匆忙之中將我從重慶背過來的那個磨砂水杯華麗麗滴打碎鳥,因為當時有點手忙腳亂再加上有些腦殘,所以我往柜子里塞東西的時候一不留神用力太大,就聽的背後劈里啪啦的一連串悅耳動聽的聲音伴隨著玻璃碎片四處飛濺,然後就看見那個跟了我一年半的苦命的磨砂杯就這樣華麗麗的客死他鄉鳥,其實我一直以為有一天可以將它背回重慶的,但是現在看來已經不可能鳥。看見地上一對碎片的時候,心裡真的好傷心,那個杯子實在是有太多太多的回憶鳥,大部分都是醜事雖然。也許是我有戀物癖,所以才這個樣子吧。但是確實是很桑心的說。
然後坐車到黑石礁下車去理工找光哥拿車票,小伙5年米見面,還是米有多大變化,純美的少年喲。還是當年上初中時的那種乖乖孩子哈哈~~~後來才得知那天晚上他是快七點了還坐車去火車站幫偶買滴車票,感動死偶裊~~~可能那些初中同學裡頭,那些幾乎不太記得的人群之中,他給我的印象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吧。突然想起在某件事情發生后不久,偶的手機號碼丟了一百來個,然後好多人可能就會從此失去聯絡,但是叔叔把菲比眾人滴號碼發給鳥偶。想起《戀空》中三浦春馬對新壇結衣說的,如果是那些重要的人,他們一定會主動打給你的。
然後,那句話真的得到應驗。
可能生活就是這個樣子吧,有些你過分在意的人或事,并非對方也那樣的在意你,反而是那些你覺得可遠可近的人倒是很在意你的感受。想起在很難過的那些天里,給他們打電話,不是線路正忙就是在上課要么停機要么在開會要么無法接通,總之是他們都沒有時間來關心我那些自以為是的小悲傷。。。。。。總之從那件事情中學到很多東西也失去了很多很珍貴的東西。也漸漸的發現自己已離原來的那個R君太遠太遠。暑假的時候給ZN發信息問候,然後她問到我現在的生活如何,我說感到有些迷茫。她說怎么會,我是一個那么有原則而且對生活目標那么明確的一個人,怎么可能感到迷茫。記得很早的時候,小美女也這樣的說過,說我是一個原則性極強而且目標很明確的人。但是現在想起這些都會覺得有些訝異,因為自己真的變得太多太多,那些所謂的原則與目標,早都不知歸處了。
人身上的那些棱角總是要被時光漫漫磨掉的。否則永遠都會顯得與人格格不入。
放假的前些天,宿舍里一直在看《金枝欲孽》,然後毎當我和F在宿舍的時候,她就會說,你個沒腦的,你多看看這個吧,看完了你就覺得自己簡直是。。。。。我知道她想說什麽,知道她在為我好,但是有些人畢竟曾經相處過,同一屋檐下,做過朋友,不是說不在乎就真的不在乎了。Ying剛搬走的那些天里,一想到她,想到我們以前相處的那些日子就會情不自禁的落淚,即使是現在,快一個月過去了,心裡依舊是放不下。可能就是念舊情吧,所以自己才會弄得這般狼狽。但是也沒什麽可抱怨的,我怎樣做是自己決定的,雖然有的時候是身不由己,但是那些都是自己選擇了的。而且,她同別人住在一起也未嘗不是件好事,起碼可以很開心的生活學習,不必在遭受某些人的欺負,不必再見到那些不想見的人。
這一個月發生的事情太多太多,誰都不想這樣,但是也沒辦法逃脫。
一直對菲比裡的那些朋友們充滿感激,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關心與鼓勵,尤其是潔潔、樂仔和叔叔!真的真的非常謝謝你們!也很謝謝國姨,因為您要給偶報銷回家滴路費~~哦咔咔~~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