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2 神經
真是搞不明白人為什麼一定要那麼虛偽~~自己累別人也一同受累!
昨晚都快十點了爸爸打電話過來説叫弟弟今天打個電話回老家,告訴叔伯姑媽們他考到了哪個大學,真是搞笑,又這個必要麼?不是錄取當天已經説過了在重慶的一所大學了麼,怎麼過了那麼多天又在説這個事情了。
我實在是受不了他們某些人那些熱情洋溢的虛情假意的關心,我不需要,我們家的人也都不需要!2005夏天,我十八歲的時候,有人怎樣深深的傷害過我的心我想永遠都會記得的吧,我最為敬愛的姑媽竟然也沒逃脫世俗的農村女人的惡毒作風,用自己自以為是聰明的手段講我家弄得不安寧,甚至可以説我的高三就是在父母不停的爭吵與責罵中度過的,其實他們自己當時根本就不明白這些事情都是有人暗中挑撥的。現在雖然大家都明白了當初的事情,但是也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了,曾經造成過的傷害是不能夠就這樣隨著事實真相的明瞭而消逝的。
那件事情對我的傷害很大,也叫我深深懂得人情世故,有時候,即使是你最為親近的人,也并不值得你那么信任,尤其是那些沒有受過什麽教育的愛嚼舌根的農村女人!
我承認有些話我寫得很惡毒,但童當初她傷害我的時候所説過的那些話相比,這些根本都算不上什麼惡毒!
不應當寫這些不開心的事情的,但是一想到她那虛情假意的嘴臉就忍不住的要生氣,忍不住的想要像個潑婦一樣破口大罵!
—————————————————————————————————————
昨天最開始同Princess說好眾人遺棄去爬山,但是後來考慮到這樣的天氣跑出去爬山實在是顯得有些吃飽了撐得,所以決定還是明天大家一起去動物園玩兒。中午一起聚餐,下午去掃蕩大街。
這次見面的地點終於沒有選在學校門口,因為大家都要崩潰鳥,每次見面都要在學校門口集合~~TAT!
昨天下午YOYO發信息過來文十五號的同學聚會我有沒有什麽特別的安排,我有點暈呼呼的,想必是她搞錯了吧,同學聚會是班長組織的,我不過是負責轉達一下消息罷了,因為班長那裡的聯繫方式不全。我告訴她那天的聚會我不會去的,她問是不是因為某個人才會不參加的,我説不是,因為我不習慣那樣的大場合。叫她當天早些過來,中午我們一起吃飯,下午她再去參加同學會。
是不是因為某個人可能會去,為了避免尷尬才選擇不去的?
當然不是。
二十一歲的時候有一個人教會我一些很重要的東西。
其實很多時候當你還是很在意某個曾經你們彼此在意的人的時候,
有些事情已經悄然過去,有些人也已經悄然遠走,
只是剩下你獨自一人在原地苦苦的念念不忘,不斷感傷不斷緬懷不斷悲嘆,
但是那個人卻已經開始尋找新的生活了。
你所有的難過與不快樂并不會成為他繼續前行的阻礙與負擔。
因為他已經不在意這些。你怎樣與他并無多大關係。

學會這些很困難,因為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時刻,但是我慶幸在我二十一歲的那年夏天我終於學會了這些。
謝謝你。
珍重。

Secret